欢迎访问:2019久热线视频这里只有精品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好色学生和害羞女教师

好色学生和害羞女教师

一架飞机在华夏的上空飞行,飞往江城市。
  头等舱中,陆山河一边吃着空姐刚刚端上来的水果,一边打量着坐在他侧方的年轻女士。
  这女人穿着一身裁剪得体的休闲装,红色束腰的时尚上衣,下身一条黑色紧身裤,勾勒出完美的曲线。
  无论身材、脸蛋儿还是气质,都是绝品中的绝品。
  而且她的身上散发着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高冷。
  不知我要见面的未婚妻,有没有这么漂亮呢?
  想他堂堂的杀手之王,夜幕佣兵团的首领,如今却要被母亲喊回来,和一个素昧平生的女人履行婚约,实在是……
  太丫的爽了有木有?
  他老妈可是跟他说了,对方不但是个有钱的女总裁,更是个超级大美女。
  到时候财色兼收,想想都觉得过瘾啊!
  “真水灵啊。”陆山河看着侧方美女那水嫩的脸蛋儿,忍不住自言自语。
  女人闻言微微一怔,充满警觉的看向他。
  “我是说荔枝。”陆山河咬了一口荔枝笑道。
  “哦。”女士冷声应答,有些反感的扫他一眼,又别过头去。
  “你和它一样水灵。”
  陆山河一边吧唧嘴,一边说道。
  “……”
  这个混蛋!
  女人全当什么都没听见。
  飞机因为遇到不稳定的气流,突然颠簸起来。
  “哎呀!对不起!”
  漂亮的空姐在给一名身穿白西装的顾客倒果汁的时候,因为飞机颠簸,不小心将果汁洒在对方的高档西装上,紧忙道歉。
  “嗷!我的阿玛尼!”那白西装男子蹭的站了起来,怒视空姐,吼道:
  “你特么怎么服务的?我这白色西装弄上果汁很难洗掉的!这可是限量版的阿玛尼,价值十五万!你赔得起吗?”
  空姐紧张的小脸儿煞白,紧忙弯腰鞠躬,“先生,对不起!要不这样,您这件西装,我来帮您洗,如果洗不掉,我愿意赔……”
  “你想洗我就给你洗吗?把我衣服弄坏了怎么办?把你们乘务长叫来,我要投诉你!还有,你必须赔我的衣服!”
  呵斥一通之后,那西装男突然探过头来,用只有他二人听得到的声音小声道:
  “我现在要去厕所,只要你跟我进来,为我单独服务一下,我就不会投诉你,也不用你赔钱了。”
  说完话,他嘴角挂起一抹十分欠抽的阴笑。
  坐在稍远位置的陆山河,耳朵微微动了一下。
  周围的其他人听不清西装男的最后一句话,但是身为国际顶尖杀手,头号兵王的陆山河,可谓眼观六路耳听八方,把这句话听得真真切切。
  “你这西装值多少钱?”陆山河站了起来,走到西装男的近前问道。
  就在他刚刚起立的一刹那,旁边那位高冷的漂亮女士,也想站起来的,见陆山河出面,她又坐了回去,心中暗忖:
  这小子看起来讨人厌,不过还挺有正义感的,既然他出面,那我就不管了。
  西装男见陆山河穿戴十分普通,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,不屑道:“不想惹麻烦,就少管闲事!”
  “我是来帮这位空姐赔钱的。”
  陆山河笑的一脸无害,然后拿出一张银行卡递了过去。
  “谁知道你这卡里有没有钱?”西装男轻蔑一哼,又道:“再说了,冤有头债有主,你想替她还钱,我还可以不接受呢。”
  接着他又看向空姐,“怎么样?想好了没有?”
  说话的时候,西装男的眼睛还往厕所的方向斜了一下,半边嘴角微微翘起,一副“吃定你了”的姿态。
  出乎意料的是,空姐因为紧张和害怕,脸色越来越白,竟然一个不稳往地上摔了过去。
  陆山河手疾眼快,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。
  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。
  “别以为装病就可以逃避!”西装男冷笑。
  “你看她的脸色,像是装病吗?”陆山河道。
  西装男仔细看了看空姐的脸色,白的吓人!
  这也使得他有些紧张了。
  “这卡里还有不少钱,当做给你的赔偿了,要不要?”陆山河掂了掂卡说道。
  “哼!算她走运!”
  西装男见空姐的脸色很差,担心出事,也不敢多做为难了,接过卡就当找了下面子,也没想着问密码,便脱掉上衣,往洗手间走去。
  “你身体有点儿问题,待会儿给你看看。”
  陆山河冲空姐小声道,然后拍了下她的肩膀,循着那西装男子的方向,照着洗手间走去,目光愈发阴冷。
  西装男子正在洗手池边上,用水冲洗刚才衣服上沾下的有色果汁。
  突然厕所门被人打开。
  “里面有人呢!你等会儿再进来!”西装男回头怒斥。
  却见着一个大拳头在眼前越放越大……
  砰!
  西装男被轰的鼻血横流,在他仰面摔下去的时候,看到了陆山河充满邪异的笑脸。
  正要叫出声来,陆山河一把捂住他的嘴,再次抡起拳头……
  砰!砰!砰!
  又是一阵爆拳相向,西装男子的脸已经肿如猪头。
  陆山河从对方口袋里摸出先前他给对方赔偿的卡,放回自己的口袋,冷笑道:
  “想拿我的东西?是要收利息的。”
  空姐见陆山河追进厕所,担心乘客之间发生冲突,缓过神来之后,也追了过去。
  此时陆山河正好拽着西装男走出了厕所。
  见西装男如猪头一般的肿脸,空姐被吓了一跳,“他怎么了?”
  陆山河道:“刚才他上厕所摔伤了。”
  “摔……摔成这样了?”空姐有些难以置信。
  “是啊,脸朝下摔的。”
  陆山河看向西装男,“是不是这样?”
  “是……是的……”西装男被打怕了,哪里还敢说半个不字。
  “他是怎么滑倒的?厕所里有安全隐患吗?”空姐问道。
  “是他自己不中用,尿的太近,全滴到地上,然后被自己的尿滑倒了。”
  陆山河这话引得周围的人一通哄笑。
  “是不是啊?”陆山河又看向西装男。
  西装男尴尬的脸都红了,但还是不得不点头,一脸难堪的坐回自己的位置上。
  陆山河走到空姐面前,小声道:“你有紧张性头晕。”
  空姐身子一颤,“你……你别乱说……”
  作为一名空乘人员,对身体素质要求极高,她很担心因为有这个症状而失业,十分回避这个问题。
  陆山河继续小声说道:“我能给你治疗,为了不让人注意到,咱们来厕所治疗吧!”
  空姐将信将疑,但转念一想,他能看出自己的病症,肯定是内行。
  而且这个人出手帮自己来着,应该不是坏人。
  想到这里,她随着陆山河去了厕所。
  二人的这一举动,自然引起周围人的误会,都以为他们干不可描述之事去了。
  还以为是个有正义感的人呢,原来和那穿西装的是一路混色!人渣!流氓!衣冠禽兽!
  坐在陆山河侧对面的那位气质美女狠狠的瞪了一下他的背影,心中暗骂。
  而那个西装男子,见着自己想侵犯的女人,竟然便宜了暴揍他的那个家伙,气的差点儿吐血。
  三十分钟后,陆山河与那空姐一前一后的走了出来。
  经过陆山河的针灸治疗,空姐的脸色已经由白变红,看起来甚是滋润。
  这自然也引得乘客们认为是陆山河刚在厕所滋润了她……
  空姐千恩万谢之后,和陆山河互留了手机号码。
  陆山河也坐回了座位上。
  “流氓!”
  侧对面的气质美女对他冷眼一瞥,小声嘀咕了一句。
  陆山河侧头看向她,笑道:“咋,羡慕人家?要不咱俩也试试?”
  第2章 先同居!
  “无耻!”美女瞪了陆山河一眼,别过头去。
  飞机从江城市的机场降落,陆山河随着人群下了飞机。
  纵横交错的马路,如同城市的骨骼,仿佛充满活力,五颜六色的车辆川流不息,旁边公园里的树木郁郁葱葱,花朵争相斗艳,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。
  如此的美景,使得陆山河……看都懒得多看一眼。
  毕竟,他的审美格局是非常高端的,此时他正在欣赏来来往往的……美女们。
  “夏天,真是个美好的季节呀!”
  看着周围的大白腿,陆山河感慨道。
  无耻之徒!!
  先前与他侧对而坐的女士,正巧和他同路,见他目光火辣辣的打量周围的美女,心里又是一阵厌恶。
  “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,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……”
  陆山河的手机铃声响了。
  路过的不少人,都看怪物一般的看向他。
  自诩为高品位的精英人士们,对于这种接地气的声音,都有一种天然的鄙视。
  那女士快步跑开了,不然别人见她和这混蛋并列前行,还以为二人是两口子呢,她可丢不起这个人。
  陆山河无视他人的目光,接起了电话。
  “小子!回来了没有?”电话另一头,老妈的声音十分急切。
  “回来了!”
  “好极了!你的未来岳父在金煌大酒店等着呢!江家小姐也刚刚下飞机,也正准备过去!你马上过去跟她见面!”
  没聊几句,母亲就挂掉了电话。
  再说那位高冷的女士,正好走到了一辆玛莎拉蒂前面。
  “江总,请上车。”前来接站的司机,冲女士客气道。
  这名女士名叫江月蓝,是当地的大企业-千峰集团的总裁。
  江月蓝点点头,坐在了车的后座,说道:“去金煌大酒店。”
  金煌大酒店,江城市唯一一家五星级酒店。
  来往的全是一身名牌的高端人士。
  下车后,江月蓝径直走进酒店,上楼来到了302包间当中。
  她的父亲江志明,已经在这儿等了挺长时间,“你总算回来了!刚才你未来婆婆来电话了,说她的儿子随后就来,你可要表现好点儿!”
  江月蓝有些幽怨,“如果我看不上他,你可别逼着我嫁人!”
  “他父亲救过我的命,要是当时我死了,就不会有你了!而且你和他本来就是指腹为婚,后来他父亲失踪了,咱们更应该好好照顾恩人的后代!”江志明顿时严肃起来。
  “报答救命之恩,也不用非得嫁女儿吧!”江月蓝有些恼火。
  “放肆!”江志明拍案而起,“你要是不答应,我就把你妹妹嫁给他!”
  “你……你太过分了!妹妹她还不到二十岁呢!”
  “不想我过分,你就乖乖听从我的安排!这事儿没得商量!”
  江月蓝咬咬牙,为了自己的妹妹,她也只好点头应承了。
  心中暗忖:希望那小子别让我失望,不然结了婚也跟你离婚!
  见着女儿不开心,江志明拍着她的肩膀安慰,“我保证那小子不会让你失望的,跟你讲啊,他不但长得帅,而且人品一流,从来不拈花惹草……”
  就在这时候,房门被人推开,陆山河走了进来。
  见着恩人之子到来,江志明立马起立迎接,“小伙子,快点儿坐过来,和我女儿好好聊聊!”
  “是你!”江月蓝蓦地站了起来,满脸震惊的看着他。
  这……这不正是在飞机上见过的那个轻佻的混蛋吗?
  老爸还说他不拈花惹草?
  自己不久前还见过他和空姐去厕所一日千里来着!
  “你们认识?”江志明愕然。
  “是啊,在飞机上见过了。”陆山河笑道。
  “哈哈!飞机上见面,这真是缘分天注定!那这事儿就这么成了吧!下月你们就结婚,怎么样?”江志明道。
  “我不同意!”
 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。
  江月蓝陡然一惊,没想到陆山河竟然和她一样,也说不同意!
  虽然她很期待这个结果,可向她这么漂亮又优秀的女人,被对方说不同意,心头有种莫名的挫败感。
  然后陆山河接下来的一句话,直接让她崩溃了。
  “下个月结婚太晚了,干脆明天就结吧!”
  他对这个女人的姿色实在太满意了,必须快点儿拿下!
  “你……”江月蓝咬了咬牙,“不行!”
  “那要不就后天?”陆山河笑的一脸无害。
  江月蓝气的呼吸都变得急促,看向她的父亲,“我说什么也不会嫁给他!”
  “住口!”江志明怒斥道:“这事儿你答应也得答应,不答应也得答应!不然的话,我就把你妹妹嫁给他!”
  “她妹妹漂亮不?”陆山河问道。
  “无耻!”江月蓝火气更大了。
  自己还很不情愿呢,这混蛋又要打她妹妹的主意了,还能再不要脸一点儿吧!
  为了保护妹妹,江月蓝也只好暂时应承父亲,“我可以先跟他交往一下,等相处的差不多了,再考虑结婚吧!”
  同时心头狠狠的暗道:到时候找个理由跟你分手就是了!
  “山河,你的意思呢?”江志明问道。
  陆山河点点头,“也行,那就先同居!”
  同居?同居!?
  江月蓝又是一阵崩溃。
  “好!那就同居!”江志明命令道:“月蓝,把你别墅的钥匙,给山河一把!”
  江月蓝与之横眉冷对,一手紧紧的攥拳,一手拿出钥匙递给了陆山河。
  “我把女儿交给你了,可不要辜负她呦。”江志明拍了拍陆山河的肩膀。
  “岳父大人请放心,我一定会向对待亲老婆一样,对她好的。”陆山河道。
  对待亲老婆一样……
  你大爷!我不就是你老婆吗?呸!谁是你老婆!
  江月蓝被气糊涂了。
  “那我就不打扰了,你们小两口好好聊聊!”江志明离开了。
  见着父亲已经走远,江月蓝美眸喷火的瞪向陆山河,“你买好了自己生活用品,就可以去我那儿住了!我就住在……你跟我爸去打听吧!”
  说完她就加快脚步,迈着十分飒爽的步子离开了。
  看着她微微扭动的腰肢,陆山河暗忖:这妞儿虽然气质高冷,却有着一副性感的身段儿,一定能解锁很多种姿势的。
  嘿!今晚就同居了,值得期待呀!
  江月蓝走出酒店之后,立即拿出手机,拨了个电话。
  “喂,小冰!是我,月蓝!我刚出差回国,你来我别墅住吧!”
  “是这样的,我爸给我安排了一桩婚事,对方是个人渣,老爸却想让我们同居!我怕那色狼占我便宜,所以让你过来保护我,顺便教训教训那小子!”
  和闺蜜通完电话,江月蓝嘴角微微翘起。
  哼!我这闺蜜当兵的时候,可是拿过部队格斗大赛的冠军,还当过连队的教官!要不是因为特殊原因被开除,早就进入特种部队了!
  有她来保护我,如果这小子敢对我图谋不轨,有他受的!
  第3章 说真话还没人信
  下午五点多钟,陆山河买了一些洗漱用品,就去了江月蓝的别墅。
  “这么大的房子,只有我俩住,有点儿浪费空间啊,如果能多塞几个美女进来一定很过瘾。”
  陆山河感叹一番,见着客厅的大门敞开着,直接走了进来。
  刚进屋,就听见厕所里传来水声,以及吹口哨的声音。
  他实在难以想象,江月蓝那看起来如此高冷的女人,竟然会在嘘嘘的时候吹口哨。
  想不到老婆是个闷骚型的女人,如果能明着点儿就更好了……
  没一会儿,厕所门开了。
  一名刚洗完澡,还光着身子的短发女子,推开门走了出来,不慌不忙的往身上裹浴巾,仍然噘嘴吹口哨,十分悠哉的往卧室的方向走去。
  陆山河做梦想不到,会见到这等福利!
  只是……
  这个女人不是江月蓝啊!
  虽然这女人姿色不如江月蓝,但她有一股特别的英气,小麦色的健康皮肤,健美的身材,干净利落的齐肩短发,颇有女侠般的气质。
  “啊!!”林小冰走出来好一会儿,才注意到房间里多了个男人,大喊:“流氓!你别走!”
  话音刚落,她就冲过来腾起一脚,来了一个十分标准的回旋高踢,直指陆山河的脸。
  因为动作幅度太大,整个浴巾都被撩了起来。
  这个女人脾气也太火爆了点儿,为了跟人动手,竟然不顾走光!
  陆山河一边后退,一边拿出手机,打开了拍照功能。
  因为踢腿的关系,林小冰的浴巾全部撩了起来,而这个时候……
  咔擦!!
  拍照的快门声响起。
  “啊!!”林小冰顿时花容失色。
  她还以为这小子就算不被踹趴,也会落荒而逃,哪里想得到这个混蛋竟然无耻到这个地步!
  陆山河晃了晃手机,笑道:“想让我删除照片的话,就对我老实点儿,不然我马上把照片发到网上。”
  “你……你混蛋!马上把照片删掉!不然……不然……我求求你把照片删了好不好?”
  林小冰终于泄气了。
  陆山河玩味的看她一眼,坐在沙发上,“你是谁?为什么私闯民宅?”
  “谁私闯民宅了?这是我闺蜜的别墅!你才是私闯民宅!”
  “那你知道我是你闺蜜什么人吗?”陆山河翘起二郎腿,靠在椅背上笑道。
  “什么人?”
  “我是她老公!”
  林小冰先是一惊,然后心头暗恨。
  江月蓝还没从公司回来,让她带着钥匙提前过来了,没想到却撞见了陆山河。
  原来月蓝就是让我过来教训这个混蛋的!
  可是还没来得及出手,就有把柄落在对方手里了……
  陆山河又道:“你光着身子出现在我面前,是不是想勾引我呀?勾引好闺蜜的老公,你实在太流氓了!”
  “你不要胡说!混蛋!”林小冰快委屈的哭了。
  陆山河又晃了晃手机,“谁胡说了?这上面可是有证据的。”
  “你……你你……”
  见着陆山河的目光毫无忌惮的在自己身上瞄着,林小冰又是一阵火气上来了,正要发火,院子里传来动静,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开了进来。
  是江月蓝回来了,她也只好暂时作罢,恶狠狠的瞪了陆山河一眼。
  “我老婆回来了,没什么事儿的话,你就快点儿离开吧,别打扰我们的二人世界。”陆山河道。
  “哼!这是月蓝的家,你有什么资格赶我?我留下来,正好保护月蓝,防着你这个色狼!”林小冰咬着牙,一副凶巴巴的样子。
  陆山河指了指手机屏幕,“你说我有什么资格?”
  “你不要太过分!赶快把照片删掉!”
  “只要你别找我麻烦,等我心情好的时候,会当着你的面删除照片的。”
  “算你狠!”
  林小冰咬着牙,瞪了陆山河一眼,去卫生间穿好了衣服,走向别墅的门口。
  陆山河随手删掉了手机上的照片,不过林小冰不知情,他照样可以借此来吓唬对方。
  “月蓝啊,我还有事儿,今天不能住你这儿了。”到了院子里,林小冰冲江月蓝说道。
  “啊?小冰,你要是走了,我一个人在家,被那个混蛋欺负了怎么办啊?”江月蓝有些不爽。
  “你放心吧!在你来之前,我已经狠狠揍了那小子一顿!也警告他了,他肯定不敢再欺负你的!”
  林小冰攥了攥小拳头,恶狠狠道,心里却十分惭愧。
  “真的吗?太好了!”
  江月蓝对自己的闺蜜,还是十分信任的。
  “那我就不打扰了,有麻烦了直接给我打电话。”
  林小冰十分义气的摆摆手,离开了。
  江月蓝走进屋子,见到陆山河后,直接摆出一副冷脸,走到沙发前,把一张纸递给了陆山河,说道:
  “我觉得咱们有必要先了解一下对方,这张纸上是我的资料,你先看看,待会儿我再问问你的个人情况!”
  陆山河接过资料,看了起来。
  “江月蓝,二十四岁,哎呀,比我还大两岁呀,不过没关系,我不是特别介意。”
  你大爷……
  江月蓝满头黑线,自己都这么不情愿跟他相处呢,这混蛋还觉得他吃亏了似的。
  “这个资料不全啊,怎么连三围都没有?”
  “……”江月蓝直接冲他翻了个白眼。
  陆山河继续看资料,“年收入,个、十、百、千、万、十万、百万、千万……”
  “噗嗤!!”江月蓝被气的笑出了声。
  “不错!”陆山河满意的点点头,“你一年赚这么多,足够养我了!哈哈!”
  “都看完了吧,该我问你了。”江月蓝道:“年龄?”
  “二十二。”
  “做什么工作?”
  “雇佣兵,闻名国际地下世界的杀手之王,就是我了。”
  “认真一点儿!不许开玩笑!”江月蓝拍了下茶几,怒声道。
  这下轮到陆山河郁闷了,怎么说真话还没人信呢?
  “看来你是无业游民了!”江月蓝道。
  “随你怎么认为吧!”陆山河耸耸肩,表示无奈。
  “说说你有什么专业技能吧!”
  “我精通医术、杀人、潜入、赌博、外语、鉴宝、排兵布阵、黑客技术……”
  “够了!我看你最精通吹牛!”
  江月蓝郁闷坏了,怎么每次发问,这小子都说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。
  陆山河比她更郁闷,难得跟人这么坦白,结果对方不信。
  第4章 我的初吻啊
  没有工作!没有任何专长!就是一不学无术的软饭男!
  这是江月蓝对陆山河做出的终极评估。
  我到底造过什么孽,怎么摊上这么个主儿啊……
  坚决不能跟这种人在一起!
  可是面对父亲的压力,她还不能说分手就分手。
  终于她咬了咬牙,下了重大决定:“咱们虽然名义上是男女朋友,但实际上并不属于彼此!以后你过你的,我过我的,互不干涉私生活!你可以去追求别的女人,如果我遇到心仪的男人,也可以追求自己的爱情!”
  “你这是想绿我吗?”
  “呵!你要是怕被绿,就主动和我分手好了。”
  “想得美,难得找到一个不干涉我私生活的老婆,想想以后可以随便去浪,我做梦都会笑醒的,哈哈哈!”
  “混蛋!不要脸!”
  江月蓝气的就快抓狂了,遇到这种极品,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  生活还得继续,冷战下去也不是办法,不能给自己找不痛快呀。
  她揉着眉心,叹了口气说道:“回头你去我公司上班吧,做我的司机得了,这样你能跟我多学习一些业务方面的东西。”
  毕竟以后要在一段时间内和他生活在同一屋檐下,江月蓝觉得,就算为了自己不那么郁闷,也有必要带带这小子,提高他的素质。
  她又看了看手表,说道:“今晚有一场聚餐,你以司机的身份,陪我去参加。”
  “哪方面的聚会?”
  “就是江城市富家子们举行的一场宴会,去的全是青年才俊,我觉得有必要跟他们交流一下,这样有利于公司以后的发展。”
  “行啊,有钱人的聚会,一定有很多好吃的,必须去吃个够!”陆山河露出十分嘴馋的表情。
  江月蓝心里又是一阵抓狂。
  这个不成器的家伙!人家要带你去见世面!你却只想到了吃!
  吃死你个王八蛋!
  由陆山河开车,载着江月蓝来到一处私人别墅。
  这里便是聚会的场所。
  刚走进聚会大厅,江月蓝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。
  就在她的面前,摆着一个心形的玫瑰花阵。
  花阵的中间,站着一名身穿白色西装的年轻男子。
  男子一身的贵气,神态绅士自若,嘴角挂着迷人的浅笑,手中捏着一束玫瑰,深情告白:
  “月蓝!这朵玫瑰,是我从地上一万朵里面挑出来的!这代表你在我心目中,是万里挑一的!接受我吧!”
  花的海洋,帅气多金的男人,深情款款的表白。
  大多数女孩子面对这种告白,肯定会心如小鹿。
  然而江月蓝却升起强烈的反感。
  她听说过这个家伙的劣迹,对方名叫赵鑫铭,是当地的大企业赵氏集团的少东家。
  是个出了名的衣冠禽兽,仗着自己的身份,不知玩弄过多少女性,玩儿完了就甩。
  如果把人搞怀孕了,还专门安排人去迫害怀孕的女子,让其流产。
  这些恶劣的行径,圈内人皆知。
  但由于赵鑫铭出身高贵,周围的阔少们不但没人批评他,还全都和他走的很近。
  这不,赵鑫铭刚刚示爱,立即有人配合:
  “江大小姐,赵少对你用心良苦,赶快接受他吧!”
  “多少女人想向赵少投怀送抱,他都不会多看一眼,难得赵少对你有意思,赶快同意吧!”
  “错过了这村,可就没这店儿了!”
  灯光突然暗了下来,大厅里响起了十分高端上档次的舒伯特小夜曲。
  “月蓝,我可以与你在夜曲下共舞吗?”赵鑫铭伸出右手,十分绅士的说道。
  为了这次表白,他可是煞费苦心,相信在这等气氛烘托之下,江月蓝一定会感动的接受自己。
  “不是聚餐吗?怎么变成舞会了?这让我怎么蹭饭啊。”陆山河突然说话了。
  浪漫的氛围,瞬间被打破。
  赵鑫铭见着陆山河穿着一身地摊货,一直没把他放在眼里,不屑的扫了他一眼,就看向江月蓝:“月蓝,这小子是谁?”
  江月蓝深吸一口气,一把挽住了陆山河的胳膊,“他是我男朋友!”
  虽然她反感陆山河,但她更反感赵鑫铭,情急之下,便拉陆山河来当挡箭牌了。
  整个现场的氛围,都为之一滞。
  “月蓝,我看这小子就是被你拉来做挡箭牌的!我才不相信你会看上他!”赵鑫铭说道。
  “你不信?我给你证明一下好了。”
  陆山河突然双手扶住江月蓝的脸颊,对着她娇艳欲滴的红唇,重重的吻了上去。
  全场目瞪口呆,惊爆了一地的眼球。
  人们集体安静,又瞬间爆发出一阵不可思议的呼声。
  江月蓝大脑一片空白,初吻!我的初吻啊!
  这是她第一次和男人如此的亲密接触,一阵从未有过的酥麻感袭上心头。
  整个人仿佛被电流电到,浑身瘫软无力,甚至有种想要抬手搂住陆山河后背的冲动。
  过了好一会儿,江月蓝才如梦初醒,紧忙推开了陆山河。
  毕竟是为了向赵鑫铭证明她名花有主了,江月蓝只是幽怨的瞪了陆山河一眼,没有说什么。
  “这下相信我们的关系了吧。”陆山河冲着赵鑫铭说道。
  看着自己追求不到的女人被别人亲了,赵鑫铭火气很大,不过在自己心仪的女人面前,他还是得表现的大度一些。
  “原来是这样,看来我还是晚了一步啊!”赵鑫铭把玫瑰花轻轻放在地上,“为我刚才的唐突,向你道歉。”
  “没关系。”江月蓝出于礼貌,微笑着摇摇头。
  然后她拉着陆山河,冲着她所认识的公子小姐们做着介绍。
  赵鑫铭来到了一名浓妆艳抹的女人面前,冲她说了几句悄悄话。
  那女人点点头,走到江月蓝近前,“月蓝啊,你是做化妆品生意的,我朋友正好从法兰西寄过来一盒美白护肤品,你帮我鉴定一下是不是真品吧,就在楼上呢。”
  江月蓝与这个女人并没太多交情,只是见面问个好的简单关系,但是见对方这么热情,也不好意思拒绝。
  “山河,你在楼下等会,我去去就来。”江月蓝道。
  “好的!”陆山河点点头。
  “姐妹们!都一起过来体验一下我的新护肤品吧!”
  浓妆艳抹的那个女人又招呼其他女士们,一同上了楼。
  楼下,剩下了清一色的男士们。
  赵鑫铭的嘴角挂起一抹阴狠的邪笑,心道:女人们都上楼了,这下可以好好修理你了,敢跟我抢女人,找死!
  其他少爷们也都立刻会意,不怀好意的看向了陆山河。
  第5章 一群软蛋
  赵鑫铭来到陆山河近前,笑道:“江月蓝可是江城商界第一美女,你能成为她的男朋友,一定很有身份了?”
  “是的,我的身份是一名司机。”陆山河笑道。
  江月蓝说过要让他做自己的司机,陆山河也算是有职位的人了。
  “噗嗤!!”
  周围的公子哥们全都被逗乐了。
  赵鑫铭却十分不悦,想他堂堂赵家的大少爷,竟然被一个小小的司机抢了女人,让他窝火的不得了。
  “你一个小小的司机,也配跟月蓝在一起?真是鲜花插在了牛粪上!”赵鑫铭怒道。
  其他人也跟着附和:
  “做人最重要的是有自知之明,一个破司机,就该做司机应该做的事情,老老实实开你的车!”
  “我看这小子还没认清自己几斤几两,应该撒泡尿照照自己才对!”
  “土包子,乖乖的做你的癞蛤蟆,别想着吃天鹅肉了!”
  这些公子哥儿挂着轻蔑的笑容嘲讽,毫不掩饰对陆山河的鄙视。
  赵鑫铭挂起一丝狞笑,“小司机,我警告你,马上离开江月蓝,不然没你的好果子吃,只要我想整你,整个江城市都没有你的立足之地,连你的家人都会遭殃!”
  陆山河微微抬眼,冷冷的看向赵鑫铭,双目之中杀气升腾。
  他不介意别人对他的看法,也不介意任何人找他的麻烦。
  但是,绝不容许任何人威胁他的家人!
  对视陆山河一眼,赵鑫铭不由得心头颤了一下,但转念一想,又不屑起来,对方只是个开车的,没权没势的,又能把他怎么样,不过是装腔作势罢了。
  “看你的样子,想动手不成?”赵鑫铭道。
  “是的,趁我还没动手,你最好向我道歉。”
  陆山河声音平淡,眼中的寒光却愈发凛冽。
  赵鑫铭先是一怔,转而哈哈大笑。
  围圈的人也全都哄笑起来。
  没人相信一个做司机的,敢把大家族的未来继承人怎么样。
  “一个穷酸吊丝,还敢威胁本少爷?你他妈的……”
  啪!!
  一个响亮的耳光,打断了赵鑫铭的说辞。
  所有笑声戛然而止。
  赵鑫铭在吃了一巴掌之后,直接扑在了地上。
  所有人都一脸懵逼的看着刚刚出手的陆山河。
  他们的笑容来不及收回去,全都僵在脸上,尴尬至极。
  赵鑫铭堂堂的赵家大少,竟然被一个司机扇了脸,让他感觉受到了极大的侮辱,没被抽的半边脸也红了。
  “你敢打我!”赵鑫铭捂着脸咬牙瞪眼。
  “敢打赵少!活腻味了!”
  一名和赵鑫铭关系不错,身形很壮的公子哥儿窜向了陆山河。
  陆山河一脚后发先至,踹在对方的肚子上,那名公子哥顿时上不来气,叫的叫不出来,跌出去之后,就呈大虾状,捂着肚子艰难的呼吸。
  “混蛋,一个开车的而已,都敢这么嚣张!”
  “大伙一块上,废了这混蛋!”
  “就是,这混蛋没钱没背景的,就算弄残他,咱们都不会有事!”
  在场的男士们全都摩拳擦掌,恨不得上去把他撕了。
  “想动手就放马过来,别跟个娘们儿似的只知道哔哔!”
  砰!!
  话音刚落,他就腾起一脚,正好踹在赵鑫铭没被抽的那半边脸上。
  “嗷嚎嚎!!”
  赵鑫铭发出一通惨叫,整个人跌飞出去,脸上留下一个黑红的大鞋印,半跪在地上咳出一口血水,顺带吐出三颗断牙。
  人们的叫嚣之声戛然而止。
  “混蛋!就算你能打,但你别忘了,你的女朋友还在楼上!要是真打起来了,你顾得上她吗?”
  一名自以为很聪明男青年说道,他感觉自己找到了制敌的战术,得意的邪魅而笑。
  “你竟然用我未婚妻来威胁我?你敢动动她试试!”
  陆山河蓦地看向那名男青年,一股摄人的威压之气席卷而至。
  那男青年不由得的打了个寒颤。
  就在他愣神的空挡,陆山河瞬间窜到了他近前,一把採住他的头发,另一只手狠狠的扇了过去。
  “啪”的一声响,那男青年飞扑出去,直接倒地晕掉,被採的那撮头发,尽数留在了陆山河的手里。
  现场传来一阵倒抽凉气的声音。
  这些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儿们,平常也就在老实人面前装装逼,见到陆山河这般狠辣,全都被震慑的不敢多言了。
  “我还是那句话,谁想动手,就放马过来!不敢上手,就在那儿当缩头乌龟!”
  “江月蓝是我未婚妻,谁敢伤害她,老子不管他是谁,直接弄死!”
  说话的时候,陆山河的目光如刀如剑,冷冷的扫视全场。
  阔少们或侧头或低头,不敢正视他的眼睛。凝固压抑的气氛,让不少人额头渗出冷汗。
  “一群软蛋怂货。”
  陆山河挂起让人胆寒的冷笑。
  公子哥们被骂成软蛋,十分憋闷和羞臊,但他们确实全被吓成了软蛋,不敢反驳。
  陆山河坐在了一张桌前,起开一瓶啤酒,就着桌上丰盛的饭菜喝了起来。
  这才是他来这儿的真正目的——蹭饭。
  赵鑫铭的脸肿如猪头,不好意思在这儿现眼了,躲在了一个单间当中,拿手机拨了个电话,说道:“刀疤,我被人打了,你带人,从半路把他截住……”
  说话的时候,他嘴角不停的抽搐,双目中凶光毕露。
  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红衣文学] 回复数字113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没多久,江月蓝和其他女士们,全都下了楼。此时楼下的不愉快已经过去,也没让江月蓝感觉到不对劲。
  “别只顾吃喝!”江月蓝拍了陆山河一下,“还没给你介绍完我的朋友!”
  之前介绍的时候,其他人都只是为了给江月蓝面子,才会多看陆山河一眼。
  这一次介绍的时候,那些公子少爷们,可全都小心翼翼,恭恭敬敬的与陆山河问好了。
  江月蓝不明就里,吃饭的时候,悄悄冲陆山河说道:“想不到你还挺受欢迎嘛。”
  陆山河哈哈一笑,“那是,向我这样优秀的男人,无论走到哪里,都像黑夜中的萤火虫那样鲜明,那样出众的。”
  “切!”江月蓝白他一眼,看了看周围,“奇怪,赵鑫铭怎么没在这儿?”
  “哦,可能是追求你不成,有些尴尬,不好意思待在这儿了吧。”
  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红衣文学] 回复数字113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这个理由江月蓝不觉得违和,点了点头。
  饭局结束之后,江月蓝正要离开,陆山河一把将她拉住了。
  他看了看地上,先前赵鑫铭摆好的玫瑰花阵,说道:
  “现在有灯光,有音乐,地上还有花瓣,这么浪漫的环境,咱们跳支舞吧,不过这个舞曲档次不够,咱换一首高级的!”
  紧接着,陆山河来到了音响前,关掉著名的舒伯特小夜曲,找到一首“最炫民族风”播放起来。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踩踏的快感 下一篇:妈妈和堂哥学校做爱

友情链接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

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